<tr id="6q00u"></tr>
<rt id="6q00u"></rt>
<tr id="6q00u"><xmp id="6q00u">
<tr id="6q00u"><xmp id="6q00u"><tr id="6q00u"></tr>
<rt id="6q00u"></rt>
<rt id="6q00u"></rt>
<rt id="6q00u"></rt>
<tr id="6q00u"><xmp id="6q00u">

女版“喬布斯”獲罪,硅谷創業文化當反思

吳晨2022-01-06 17:48

吳晨/文 經歷了曠日持久的庭審和陪審團辯論,曾經被譽為女版“喬布斯”的伊麗莎白·福爾摩斯(ElizabethHolmes)被美國法院認定4項欺詐指控罪名成立。這意味著2018年硅谷爆出的“滴血檢測”高科技公司Theranos造假丑聞告一段落,福爾摩斯也可能面臨十幾年甚至更長的牢獄之災。

有評論者認為,福爾摩斯入獄可能會給硅谷投資人帶來寒蟬效應,無助于鼓勵更多投資人擁抱風險。我則覺得,只要回顧一下福爾摩斯的創業經歷和造假事實,不難看出,硅谷創業文化中已經出現了不少嚴峻的問題,即使有一點矯枉過正也是必須的。

梳理一下福爾摩斯的創業經歷,不難發現,她特別符合硅谷創業者的“刻板印象”,甚至可以說她就是按照典型創業者的足跡亦步亦趨,連裝束都效仿喬布斯的黑色套頭衫:名校(斯坦福大學)輟學創業、有宏大的理想(一滴血就能完成上百種醫療檢測,給千百外害怕針頭的病患帶來福音)、富有感召力(當年她和臉書的創始人小札并列為硅谷最有前景的高科技公司的年輕創始人)、眾多大咖背書(Theranos的董事會曾經是美國政商兩界大佬云集的地方,兩任國務卿基辛格和舒爾茨都是董事之一)。

但恰恰因為Theranos太像一家篤定成功的公司,讓福爾摩斯在遭遇科研挫折之后,沒有選擇攻堅克難,反而依賴虛構故事,夸張地描述公司的檢驗能力,甚至公然造假愚弄投資人和消費者,讓成千上萬使用公司血液檢測的用戶面臨醫療事故的風險。

法院的裁定,至少點出了過去20年硅谷創業大潮暴露出的三個值得深思的問題。

首先,硅谷的生態過于吹捧“有遠見”(Visionary)的創業者。這些創業者語不驚人死不休,積極尋覓下一個可能被顛覆的產業,紛紛擁抱“Fake it until you make it(假裝可能,直到做到)”的創業箴言,希望用夸張和富有想象力的愿景替代真實的能力,吸引資金和消費者指數級增長,以時間換空間,期望未來兌現成功。

當在這條道路上越走越遠的時候,就很可能模糊愿景和公然撒謊之間的邊界。福爾摩斯并不是跨過紅線的第一個。曾經被投資人熱捧的氫能源燃料電池重卡制造商Nicola的創始人也將面臨欺騙投資人的指控,因為公司在一份宣傳卡車自主駕駛的影片中欺騙投資者,把一段卡車下坡滑行的視頻包裝成卡車燃料電池和動力系統裝備完成之后的自主駕駛。

其次,在移動互聯網領域,或許夸下??谀技Y金,然后通過一段時間燒錢拓展市場并快速迭代,使命達成是有可能的。無論是谷歌還是臉書都有過類似的經歷。但是在制造業領域,在技術還沒有取得新突破的時候,僅僅靠愿景和燒錢無法確保使命達成。換句話說,實體領域內的創新和突破并不僅僅是投入巨額資金和假以時日就篤定能成功。

Theranos和Nicolas都是好的反例。兩家公司都有足夠遠大的愿景和足夠的噱頭吸引到足夠多的資金,但是無論是要真正能用一滴血就能開展上百種檢測,還是完成氫氣燃料電池重卡電動動力總成的研發,都需要有很長時間研發的積累才可能取得突破。市場推廣做得再好,并不代表真正有突破性研發的實力。而被資本追捧的創始人很容易在鎂光燈下迷失了自我,當現實撲面而來的時候,一旦選擇通過撒謊來應對,就可能深陷泥潭而無法抽身。

第三點更重要,在邁向知識經濟的大轉型中,有遠見的創業者很重要,但絕不是創新企業成功的全部。福爾摩斯被判有罪也再次提醒投資者和消費者,到了跳出創業者“英雄崇拜”的時候了。一家創新企業之所以能成功,不僅需要努力的創業者,更需要能夠聚合一群思維活躍又能力出眾的團隊為同一個目標而努力。偉大的創新一定是一群人努力的成果,過去是,未來更是。

走出英雄崇拜的迷思,需要擺脫簡單的類比,跳出刻板印象。只是因為福爾摩斯的創業經歷和之前的創業者——比如說喬布斯神似,因為她“look alike”(看起來就像是聰明的創業者),投資者就相信她具備成功的潛質,而不吝在她身上投入大量的金錢,這其實是偷懶,期待“躺贏”。甚至可以說,當福爾摩斯有意無意去模仿前人,并且在造假中嘗到甜頭而一發不可收拾的時候,這些投資人至少也是半個縱容的幫兇。

作者為《經濟學人·商論》執行總編輯)

版權聲明:本文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經濟觀察網立場。
爆巨JAⅤ杏美月_灵狐者色视频_天天干国产_院长胯下的护士 不要h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