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 id="6q00u"></tr>
<rt id="6q00u"></rt>
<tr id="6q00u"><xmp id="6q00u">
<tr id="6q00u"><xmp id="6q00u"><tr id="6q00u"></tr>
<rt id="6q00u"></rt>
<rt id="6q00u"></rt>
<rt id="6q00u"></rt>
<tr id="6q00u"><xmp id="6q00u">

kindle小敗局:從烏托邦到泡面蓋

陳白2022-01-07 18:06

文\本報評論員 陳白

盡管亞馬遜很快發聲明否認“kindle退出中國”的傳聞,但這依然還是把已經處于主流視野之外的kindle重新拉回聚光燈下。

據媒體報道,目前在京東上,Kindle系列產品大面積缺貨;僅剩下一款電子閱讀器在售賣,至于淘寶平臺,據悉,Kindle的官方店鋪早在去年就已經關閉。這隨后引發了Kindle或將退出中國市場傳聞。

許多人不知道的是,作為當下電子書的代名詞,第一代kindle和iPhone初代誕生于同年。從產品設計的角度來看,這兩款產品也有諸多相似之處,其中最為核心的理念,就是追求極致和極簡。后來他們的成功,也證明了這種理念是行之有效的。

2007年11月19日,第一代Kindle上市,僅上架5個半小時就被搶購一空,2013年6月,Kindle正式進入中國,銷量遠超預期;到2016年底,中國已經成為 Kindle 全球銷售的第一大市場;到2018年,Kindle電子書閱讀器在中國累計銷售已達到數百萬臺。

但二者在后來的市場變化中逐漸分道揚鑣:蘋果自成生態并由此塑造了用戶,但kindle卻并未真正馴服市場——起碼在中國,kindle一直呈現出水土不服的特征,有網友調侃,kindle的銷量,一半在蓋泡面,一半在閑魚。

作為具有文藝范和先鋒標簽的電子閱讀器,kindle從其誕生起就是有明確用戶圈層的:那些熱愛、或者說希望自己看起來是熱愛深度閱讀、不滿信息碎片的用戶;它營造出了一種身份的烏托邦——用kindle看書,要比用APP看書更有范兒。這是kindle最初能夠取得成功的關鍵所在。

但如今它卻淪落成為“泡面周邊”,哪怕kindle并未真正退出中國,但誰都不能否認,這款產品在中國并未真正意義上破圈。這一定程度上印證了喬布斯早年認為這款產品注定沒有未來的調侃。

或許有人會說,當下本就已經不是一個用戶愿意選擇長閱讀的時代,不然,短視頻的風口不會燃燒的那么熾烈。移動互聯網提供的速食精神消費讓人們注意力的日益分散,固然是kindle拓展市場遇阻的原因之一,但這并不能成為產品失敗的理由。

作為對比的是,2020年,閱文集團首次公布微信讀書數據:微信讀書累計注冊用戶已達2.1億人,其中純出版類用戶的日活躍量也已超過200萬人。也就是說,需求依然是存在的,只是市場未必需要kindle這一款硬件。

一直以來,kindle就因其昂貴的電子書銷售和極為不便利的書本傳送方式而備受用戶詬病。而從硬件設計上來看,單一的功能、保守的技術,哪怕有無限接近紙質書的這一核心賣點,卻無法成為kindle的護城河。因為在品牌和技術極客光環消失之后,用戶難免會追問,如果不能選擇電子設備,那么我為什么不直接選擇紙質閱讀呢?

kindle的小敗局某種程度上和其母公司亞馬遜電商在中國遭遇的挫敗類似。2019年7月,全球電商巨頭亞馬遜黯然退出中國市場,而諷刺的是,其在中國市場耕耘的15年間,中國電商成長出了阿里巴巴、京東等等規模足以與亞馬遜叫板的本土公司。有許多人總結了亞馬遜失敗的原因,歸結起來,水土不服卻又不愿意改變,是商業失利的主要原因。

有人翻出過亞馬遜中國一任CEO的發言,“亞馬遜最核心的理念是讓消費者主動去搜尋東西滿足他們的需求,這是一直以來不變的宗旨。”這后來被認為是亞馬遜在善于創造需求的中國競爭對手面前失利的主要原因。如今來看,kindle的小敗局,其實原因也是類似的。

kindle如今的困境,所展現的是一款優秀的產品是如何從成功走向失敗的案例示范。而這其實值得諸多中國公司借鑒。在此之前,豆瓣、知乎、B站都遭遇過相似的拷問。如何在極致產品理念和大眾用戶需求上找到平衡,是一項巨大的商業挑戰。

版權聲明:以上內容為《經濟觀察報》社原創作品,版權歸《經濟觀察報》社所有。未經《經濟觀察報》社授權,嚴禁轉載或鏡像,否則將依法追究相關行為主體的法律責任。版權合作請致電:【010-60910566-1260】。
經濟觀察報商業評論主筆
爆巨JAⅤ杏美月_灵狐者色视频_天天干国产_院长胯下的护士 不要h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