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 id="6q00u"></tr>
<rt id="6q00u"></rt>
<tr id="6q00u"><xmp id="6q00u">
<tr id="6q00u"><xmp id="6q00u"><tr id="6q00u"></tr>
<rt id="6q00u"></rt>
<rt id="6q00u"></rt>
<rt id="6q00u"></rt>
<tr id="6q00u"><xmp id="6q00u">

谷愛凌,不止于運動員

伍里川2022-02-08 21:02

伍里川/文 2月8日上午,在北京冬奧會自由式滑雪女子大跳臺決賽第三跳中,做出了該項目世界最高難度動作的谷愛凌,為中國拿到了本屆冬奧會雪上項目的第一枚金牌。在被問及為何第三跳采取從未嘗試過的超高難度動作時,谷愛凌給出的回答和“反腳偏軸轉體1620度”一樣美妙:我不是來這兒打敗其他運動員,不是為了滑得比其他人好。我是想打破自己的界限,做一些以前沒有想到,但是可能的事情。我想滑到自己的最好。

她像極了《神雕俠侶》中的“獨孤求敗”,但滑雪場上這個“獨孤求敗”要更可愛。因為,她不只有絕世“武功”。

對谷愛凌來說,挑戰極限也許只是人生中一個尋常時刻。這個不僅在滑雪運動上取得了優異成績,還考入斯坦福大學的學霸型選手,未來還有無限的可能跨越一個接一個的“最難”,站到更高的“頂”上。

一個盡情享受體育之美同時并未禁錮自己人生的競技者形象,出現在世人面前。顯然,她所展現的是這個時代體育運動個性與張力并存,挑戰與享受并存的魅力。與我們熟知的以往關于體育的敘事方式不太一樣,那些“閉關苦練”、“三過家門而不入”的故事總有些苦虐的味道。

體育是一種打開身體也打開心靈的運動。體育既大開大合,又關切細微,個體的才情和集體的情緒,總能在某些細節獲得共振。重要的是,人們并不希望競技者丟棄想象力和創造力,成為只為體育競技、獎牌活著的人。事實上,人們更期待看到這樣的故事:他們為一個高遠的目標刻苦訓練的同時,也擁有著寬闊的、精彩的人生。

從劉翔開始,到一飛沖天的蘇神,再到“以天空為極限”的谷愛凌,他們敢想敢拼,充滿了探索未知空間的欲望和信心,且不失對世間煙火的熱愛——劉翔給我們留下的不只是少年英雄橫空出世,為中國打破零的紀錄,我們至今難忘他彈唱的一曲《東風破》;東京奧運會賽前,蘇炳添在深圳邊備戰邊寫博士論文。別忘了他的另一個身份:暨南大學體育學院副教授。谷愛凌亦是展現了她作為一個受過良好教育的妙齡女孩,而不僅僅是運動員的豐富面貌。

慶幸的是,這樣的人越來越多。去年,在深圳龍崗備戰東京奧運期間,蘇炳添及其他國家隊運動員帶給人們這樣的觀感:不僅有體育專長,還多才多藝,會彈吉他、吹口琴和葫蘆絲,刷新了以往“體育人”的刻板形象。在冬奧會上“翊鳴驚人”的蘇翊鳴,另一個身份是演員。幾個月前,在一個活動現場,我還聽到了女排主將朱婷關于“短視頻計劃”的講述。她發布的短視頻展現出,她不僅會打排球,還擁有做主播所需要的幽默細胞。

延伸而言,這些以新的面貌打動人心的競技者,或是豐富了“奧運冠軍”群體的成色和風格,或是打破了體育運動員“四肢發達,頭腦簡單”的世俗成見,讓體育精神得以多元化呈現。反過來,這樣的表現,又大大激發了競技者的運動激情,這也是對其運動生命、處世能力的增益,讓他們以更大的力量應對人生的顛簸。某種程度上,這也有助于避免一些或許極端的悲?。翰糠旨幢憬涍^了日復一日苦練后依然未能綻放高光時刻的運動員,結束運動生涯后生存困難,舉步維艱。

在谷愛凌一鳴驚人之后,有人這樣寫道:不是每個人都有機會成為谷愛凌,但她的樣子讓我們對世界的未來更有信心。我很喜歡這句話,它指向的是我們共同發力邁進的,每個人都能探尋更多人生可能的“未來”。這正是崇尚快樂、享受運動的體育精神與包容、開放的時代精神深度交融的結果。我們因此得到了更多快樂,也看到了更多希望。

(作者系資深媒體人)

版權聲明:本文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經濟觀察網立場。
爆巨JAⅤ杏美月_灵狐者色视频_天天干国产_院长胯下的护士 不要h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