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 id="6q00u"></tr>
<rt id="6q00u"></rt>
<tr id="6q00u"><xmp id="6q00u">
<tr id="6q00u"><xmp id="6q00u"><tr id="6q00u"></tr>
<rt id="6q00u"></rt>
<rt id="6q00u"></rt>
<rt id="6q00u"></rt>
<tr id="6q00u"><xmp id="6q00u">

在廣東“搶”冰墩墩見聞

張銳2022-02-11 21:34

經濟觀察網 記者 張銳 2022年2月7日凌晨6點,廣州市越秀區,一個女孩激動到有點兒發抖地抱著冰墩墩水晶球走出7-11便利店。我的內心是極其失落的,因為這是我第二次排隊以一個位置之差,錯過最后一只冰墩墩。當時,天還沒亮,氣溫大約是10°C,風里帶著雨,濕冷的感覺穿過牛仔褲貼在腿上。

但是,再看看那個抱走冰墩墩的女孩,已經炸開的頭發頂和滿臉油光,又覺得釋然,因為她說“從前一天晚上11點就排在這里,過會兒還要去上班”。相比之下,我只是在開售前提前“區區1小時”到場。想想,即使是在距離舉行冬奧會的北京如此“遠”的地方,一個普通人要得到冰墩墩,仍然需要拿出通宵排隊的狠勁才可以。

如今,無論南北,“搶”冰墩墩的人為什么都如此夸張?

在出行交通如此方便的今天,從北京到廣東省內任何一個城市對很多人而言,早已稱不上“遠”。所謂“遠”的距離感,可能與一位廣州的朋友,曾經向我講述過的某些感受有相通之處。這位朋友今年34歲,畢業于廣東省內一所“211”大學,因為工作原因在北京、上海、深圳都待過一兩年時間,大約四年前回到廣州。他說,自己在大學讀書、畢業工作期間,向來都很愿意、主動與身邊非粵語地區的朋友講普通話,哪怕常常被調侃“口音”太重,尤其是人在廣東的時候,更要以此釋出友好“待客”之道。

直到有一天,他突然意識到,似乎自己表達粵語的空間越來越小了,甚至一些同齡朋友的子女普通話講得比粵語還順暢,他的內心發生了“對抗”。這種情緒在一開始是很激烈的,后來,隨著年齡漸長慢慢變得不那么刻意抵觸。過去幾年,這位朋友和他的家人,已經在除夕夜準點收看春節聯歡晚會了。南北之間,遠、近的變化是微妙的。他心里清楚,自己并沒有和這些改變達成完全和解,被普通話包裹的“人設”之下,他仍然用粵語自由在捍衛內心最后的防線。

而至少在這位朋友看來,無論是討論“北上廣深”,還是“京滬深”,作為第一經濟大省的廣東面對全國,毫無疑問仍然是有著充分自信的,臨近還有香港、澳門,他也沒有故意“迎合北方”的必要。在冰墩墩這個名字公布之初,他直搖頭的說,不是他們喜歡的“發音”,又拿出自香港的“麥兜”形象來比較。

但過去這些天,這場看起來屬于北方的冰墩墩搶購潮,同樣一夜之間點燃了南中國的冰雪熱情。2月6日,位于廣州的幾間掛著北京2022官方特許商品招牌的門店,冰墩墩毛絨玩具一日內就賣斷貨,包括深圳、佛山、東莞、珠海等城市的7-11便利店、肯德基售賣的聯名水晶球、手環,也出現凌晨開售即被連夜排隊者“秒光”的現象。

可是,一位在廣州高鐵站負責銷售冰墩墩周邊產品的年輕工作人員說,明明前段時間他在列車上推廣冰墩墩時,還被很多人誤以為是騙子,怎么短短幾天情況就兩極反轉了呢?

珠三角很忙:廣州搶購、佛山候補、東莞復工

冰墩墩是從什么時候開始火的?對我來說,是從2001年出生的妹妹說出“姐姐,能不能幫我買一個冰墩墩”那一刻開始的。如果沒記錯,應該是2022年2月5日,距離春節假期結束還有1天。

當我開始搜索哪里可以買到冰墩墩時,網絡上已經“開搶”了。那一天,淘寶旗艦店關于冰墩墩的玩具售罄、北京則是許多人冒著風雪連夜排隊的場景,廣州市面上和冰墩墩有關的產品銷售情況也很緊張。

2月6日一上午,我跑了廣州幾間掛著北京2022官方特許商品招牌的門店,試圖現場問問還有沒有存貨。每到一家店,停留的時間里都會又來兩、三波年輕人打聽同樣的事,我們得到的答復都是“冰墩墩沒有了”,預定的時間排到3月份左右,還不確定有貨,因為工廠還沒復工,庫存也少。

聽到后面這句話時,似乎又看到希望。我原本是充分相信自己哪怕不是在廣州,但至少是在廣東能“不難”找到冰墩墩的。畢竟,這里有兩座一線城市廣州、深圳,有以“世界工廠”聞名的珠三角,難道不是供貨最多、復工最快的嗎?

可是,一位東莞知名盲盒品牌供應商負責人說,他們沒有冰墩墩的生產資質,也不認識人,而一般工廠的復工要3月才能完全恢復正常,他們現在做不了什么。官方公布過的信息里提到冰墩墩毛絨玩具的生產商至少有福建泉州和江蘇南通兩家。

此時,我尋找冰墩墩的個人熱情和戰斗欲被激發了。

小紅書上有人整理出購買冰墩墩的攻略:羅森、7-11便利店、肯德基有推出冰墩墩、雪容融的水晶球、手環等。于是,我沿著廣州天河區、越秀區,一路向廣佛同城的佛山南海區開始搜尋,心想距離廣州遠一點的地方興許還有貨。

廣州7-11便利店的工作人員說,公司已經發文要求、無法提前售賣,他們因為被反復詢問普遍已經很煩躁、態度傲慢。當天,網絡上還流傳一段“廣州一男子為哄女友開心,跑40家便利店買冰墩墩”的視頻,在視頻結尾處,男子也沒有買到。

佛山的銷情沒有廣州緊張,一部分7-11便利店提前開售,但被一掃而光,并引來廣州“10倍價格收購”者。距離廣州稍遠距離的7-11便利店、肯德基仍有少量現貨可售,我則在其中一家店順利買到2只雪容融水晶球,并獲得搭售的16瓶可口可樂。

至此,找到冰墩墩的想法更迫切了,并且我知道只要肯排隊就行。

與此同時,珠三角制造業的復工“進度條”果然很快就正式拉開了。2月8日,東莞一家生產冰墩墩玩具外殼的企業宣布兩天后復工、加班。

這讓我想起上一場中國人為口罩緊缺瘋狂搶購的時刻。從理性和感性上,我都愿意相信,在實現冰墩墩自由的速度上,珠三角不會令人失望。

珠三角有情:“搶”冰墩墩,搶的是什么?

當北京、廣州都陷入“搶”冰墩墩的高潮氣氛時,深圳是相對平靜的,但它用另一種方式打動人,像一根針刺破氣球的剎那。

2月7日,以深圳福田區為例,大約每5家7-11便利店中,有3家都未參與冰墩墩水晶球銷售活動。我停留在便利店時所遇到的人,幾乎沒有提及冰墩墩的,談話出現的高頻詞全部圍繞“工作”“房子”以及“股票”,肯德基門店的冰墩墩套餐產品相比廣州,售罄的時間也晚一些。不過,我最終沒能在深圳找到一只可以帶走的冰墩墩:貨少,且售罄。

當天傍晚,從深圳返回廣州時,我尋找冰墩墩的心態已經趨于平靜,直到在微博上看到“深圳一社區推出冰墩墩核酸貼紙”,鼓勵節后返深的人們主動檢測核酸,做到“一捅一墩”。

這片藍色的、小小的貼紙,在那一瞬間給苦苦尋找冰墩墩的我感受是:深圳太“懂”、太“會”了,貼紙設計清新、可愛,一看就值得年輕人發朋友圈,而核酸檢測又緊貼當下深圳真正所需:要復工、要防疫。關于深圳的兩個詞在我腦海里浮現:創新、務實。

有這么夸張嗎?是的。如果2月6日,從成都返回廣州的第一天傍晚,在動輒排隊1、2個小時的核酸檢測后,疲倦、煩躁的我得到這樣的貼紙,也會得到一座城市釋放的第一份善意和魅力。如此小小的動情,就是可以神奇的化解出發時萬般的猶豫和不舍。

甚至,為了這張貼紙,也許我還會早一點去做核酸檢測。想想,那些冒著風雪在夜里排隊的人不累嗎,他們為什么?

不知道別的地方有沒有同樣款式的冰墩墩,但在我搜索了那么多和冰墩墩有關的信息,在所有找不到冰墩墩的地方,這樣的貼紙就是出現在深圳:意外,卻又不意外。盡管,它只是在一個小小的社區,甚至也不確定這樣使用冰墩墩形象是否存在侵權等問題。

深圳沒有肉眼可見的搶冰墩墩場面,甚至顯得有些“與我無關”,但冰墩墩平靜如水、又如此溫情的在深圳。正如一位從北方城市到深圳工作的年輕博士所說:“深圳就是一座夢想之城,年輕人追夢的地方,很多人待幾年就走,但年輕人又涌進來,保持著足夠的流動性。”

也許,這回答了珠三角過去以及現在,仍然源源不斷吸引全國的人來這里、留在這里的力量:提供實現美好生活的向往和機會,又給以美好生活的現實,并且不一定那么難以實現。

國家統計局的數據也印證了這件事。2021年5月,第七次全國人口普查公報顯示,近10年間,中國總人口數增長速度延續放緩勢頭,人口零增長乃至負增長的時代則漸行漸近。但是,廣東仍然保持著2000年、2010年兩次普查人口的增量規模,即兩千萬左右。

與2010年第六次全國人口普查相比,過去十年,31個省份中,常住人口增長最多的省份是廣東,約2170.94 萬人,其次是浙江,約1014.06萬人,前者幾乎是后者的兩倍。同時,與2010年第六次全國人口普查相比,廣東常住人口占全國人口的比重從7.79%進一步增至8.93%。

人口聚集的效應在廣東省內表現更加劇烈。2021年,廣東省統計局以及廣東第七次全國人口普查數據顯示,分區域看,2020年,珠三角核心地區生產總值占全省比重為80.8%,廣州、深圳之和占比超過一半;珠三角核心地區常住人口占全省常住人口總量61.91%。

在各類關于人口老齡化、生育水平下行等“人口焦慮”的討論中,珠三角——充滿上個世紀時代感,也依舊充滿新鮮、旺盛的活力。

第七次全國人口普查公報顯示,廣東常住人口中,15-59歲的人口數占全省人口比重為68.80%,這一比例在全國31個省份中位列第一。當中,深圳常住人口中,15-59歲人口占全市人口比重為79.53%,廣州、佛山、東莞這一比例也均超過74%。

當我們在“搶”冰墩墩的時候,到底在“搶”的是什么?

我排過的兩場隊伍中,16個人,沒有獲得足夠的信息確定他們的背景,來自哪里、做什么的。那個春節后第一個工作日排通宵、再去上班的女生說,因為喜歡,就有足夠的動力和毅力;那對開著寶馬、不惜插隊吵架的小情侶說,因為想一起做特別的事;那個衣著有些土氣的媽媽說,因為孩子想要;那個被挖苦的美團小哥說,因為聽說轉手差價就能賺50元。

對我來說,“幫妹妹買到”是一份期待的回復,這份回復撫慰的是遠離家鄉的我和家人的不安,告訴他們:這里很好,我在這里也很好。而作出這個回答的,正是我克制不舍、鼓足勇氣和力氣,提著行李箱所抵達的城市。

版權聲明:以上內容為《經濟觀察報》社原創作品,版權歸《經濟觀察報》社所有。未經《經濟觀察報》社授權,嚴禁轉載或鏡像,否則將依法追究相關行為主體的法律責任。版權合作請致電:【010-60910566-1260】。
廣州采訪部記者
關注華南制造業領域,包括食品、紡織、家具、計算機、通信和其他電子設備等。
聯系郵箱:zhangrui@eeo.com.cn
爆巨JAⅤ杏美月_灵狐者色视频_天天干国产_院长胯下的护士 不要h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