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 id="6q00u"></tr>
<rt id="6q00u"></rt>
<tr id="6q00u"><xmp id="6q00u">
<tr id="6q00u"><xmp id="6q00u"><tr id="6q00u"></tr>
<rt id="6q00u"></rt>
<rt id="6q00u"></rt>
<rt id="6q00u"></rt>
<tr id="6q00u"><xmp id="6q00u">

“點圖成金”的NFT

錢玉娟2022-02-12 10:43

經濟觀察網 記者 錢玉娟   “看,多朋克。”楊鳴打開微信,放大自己的頭像,這是他在ICPunks這個NFT項目中獲得的一個形象。

去年9月ICPunks上線時,在某開源社區工作的楊鳴,直接拿到了“白名單”權益,擁有了這個NFT頭像的空投機會,“沒花一分錢”。

不過,這樣“免費”的機會并不多,日常除了追尋NFT熱度外,楊鳴也會“跟風買買”,一番數算,他在NFT交易中已經花費了大幾萬塊錢。據其介紹,多數時候,只要覺得好看或看起來不錯的NFT,他都會去“剁手”。

2022年1月1日,明星周杰倫創立的時尚品牌,就與去中心化娛樂平臺Ezek聯合發起了一個Phanta Bear的NFT項目,通過發布10,000 個算法生成的數字收藏品,吸引著包括楊鳴在內的追星族及NFT收藏者們的關注。

據悉,上述項目中的每只幻象熊都有“星星眼”,還會有其他特征,并能為主人解鎖不同的、獨特的訪問級別和特權。

即便不是NFT收藏者,作為“周董粉絲”的楊鳴,在每枚Phanta Bear售價為0.26ETH(折合人民幣3988元)時,本想輕松“剁手”,不曾想價格飛快飆升至7.87ETH(折合人民幣120733元),后又迅速回落,“類似炒鞋的那種感覺。”

盡管心動,但這個項目“過山車”式的價格變化,讓楊鳴望而卻步。

富人游戲?

作為非同質化代幣,NFT本是幣圈名詞,它是如何與藝術品碰撞出火花的呢?

這要從一場拍賣會說起。成立于1766年的英國拍賣行佳士得,去年3月11日晚于線上拍賣了作家Beeple創作的一幅純數碼藝術品《每一天:前500天》,最終竟以6934.6萬美元(折合人民幣4.5億元)成交。

此舉不僅打破了世界拍賣紀錄,其中的拍品形式也讓NFT數字藏品走進了大眾視野。

佳士得方面相關人士告訴記者,數字藝術早在上世紀中期就已萌芽,但在當時仍存在被復制的窠臼,直到NFT加密認證技術的融入,才讓藝術家的創作變得“獨一無二”,并且可以被溯源、識別、展示甚至流轉交易。

一組數據顯示,在全球拍賣市場引入NFT之后,整個2021年通過NFT數字藏品的拍賣,佳士得共獲得了近 1.5 億美元的收入。

在佳士得進行的NFT相關藝術品拍賣會中,明星余文樂就曾在去年9月參與其中,將自己的NFT藏品進行拍賣。據悉,余文樂算是涉足NFT領域的文娛圈“大玩家”,他個人收藏有79個NFT作品,其Twitter頭像更是花費高達120個ETH,約合275萬元人民幣購入的CryptopPunks(加密朋克)。

早在周杰倫帶火幻象熊之前,由一萬個猿猴頭像NFT組成的以太坊獨立數字收藏品Bored Ape Yacht Club(無聊猿猴游艇俱樂部,下文統稱“BAYC”),也十分火爆。NBA球星庫里就曾花費55ETH購買了這樣一個BAYC 的猿猴NFT頭像。

一個頭像,作價如此高昂,瞬時間NFT數字藏品被冠以“富人的游戲”說法。對此,NFT收藏家于蒙予以否認。

“最早它的價格非常便宜。”于蒙發現,基于流量效應,越來越多的粉絲會跟隨文體明星而喜歡某個IP形象,從而帶來“換手率提升,鉆石手變多,最后達成了共識”。不難從上述一些NFT項目中看到,持有人的身份地位變高,從而讓相關NFT藝術品的“地板價”飆升。 

一個頭像能賣到上百萬元,“像換了一種明目的數字代幣。”360集團創始人周鴻祎今年初曾接受經濟觀察網記者采訪,談及基于NFT進行的數字藝術品交易時,他表示,“我也挺迷惑的。”

面對新概念,周鴻祎不是沒有研究,他理解的是,在元宇宙這樣一個高度化的數字系統中,囊括著社交關系、虛擬身份、NFT數字收藏品等新的形式。但之于藝術品,他覺得,“之所以有價值,背后有兩點不可忽略,一是稀缺,二是它有轉售的價值。”

聚焦當下的NFT數字藏品,周鴻祎發現很多并非一人獨自擁有,甚至可以復制多份,這讓他對于NFT數字藏品的商業邏輯存疑。

泡沫背后

“現在被炒作了。”定居新加坡的數字藝術領域從業者張茹馨認為,基于NFT來進行數字藝術品交易的形式,沒有任何問題,但當下“有一些泡沫存在”。

她建議普通買家在競拍或購入一些NFT藝術品時,仍要有諸多考量的標準:是不是真得喜歡,藝術家是否有前途,這一藝術品后期的延伸性如何,有沒有市場前景等。

張茹馨以前的工作多是做一些廣告招貼的小冊子,或做短視頻服務于各種電影、游戲等。雖不像傳統藝術作品,可以被放在美術館展覽或進入拍賣行拍賣,但“數字藝術是一種服務于其他產業的應用藝術。”

直到NFT出現后,張茹馨意識到,數字藝術變了,“變成了一個獨立,且可拍賣、交易的藝術品”。另外,NFT藝術品或頭像,讓人們不再受地域局限,“不是非得去佳士得、蘇富比這樣的拍賣行”,任何人都能夠進行拍賣或交易買賣,甚至除了設計的藝術品,收藏品,連文字、音樂等內容都可以進行NFT認證,作為數字藝術品售賣。

像Twitter首席執行官杰克·多西就把自己的第一條推文進行了NFT不可替代的技術標記,以290多萬美元的競價拍賣;特斯拉創始人埃隆·馬斯克也對外宣布,要將自己的推文作為NFT出售,最高出價超過110萬美元……

“NFT可以讓作品或藝術品成為數字資產,像實物資產一樣進行買賣。”如今的張茹馨,主要設計由客戶按照自己形象定制的NFT頭像,她會參照相關人物特征進行繪制,再將作品上傳到OpenSea平臺上,上鏈、交易。

雖然有個別的NFT藝術品被炒至以百萬美金甚至億元計,但張茹馨指出,只有極少數作品可以被炒出天價,大部分NFT藝術品是很便宜的,“老百姓、普通人都能夠買到的一種價格。”

她一直以來都在OpenSea這樣一家被冠以“NFT龍頭”的國際交易平臺上進行NFT數字藝術品展示和交易,“進行交易買賣,手續費非常低。”據其透露,平臺會向她這樣的賣方收取2.5%的交易手續費盈利。

受益于NFT的分布式數字賬簿,張茹馨告訴記者,每個作品的交易情況、所有權和有效性都可以被跟蹤。“別人買了我的作品,下次交易或每次交易時,我還都可以拿到提成。”在她看來,根據個人的購買能力,去選擇合適價位的NFT藝術品進行交易、收藏,“會是一種日漸普及的藝術品交易方式。”

并非空穴來風,從OpenSea的交易規模變化中,便能窺見一二。

據OpenSea創始人德文·芬澤和亞歷克斯·阿特拉的公開回憶,平臺在上線初期乃至之后的長達2年時間里,活躍用戶僅數千人,交易規模不過百萬美元。但在2021年2月后迎來轉機。

NFT市場刮來一陣春風,讓大量用戶涌入了OpenSea平臺交易,月活一度躍升至20萬人次,半年翻了50倍,過去一年的歷史銷售額超百億美元。

這一運營數據的變化,發生在當今任何一個互聯網平臺身上,無疑會被稱之為“奇跡”。當然,NFT項目平臺在海外聲名鵲起后,國內也逐漸告別了“踏空”狀態。

先是本土的NFT中國官網在2021年5月上線,后吸引了互聯網基因和先進技術融于一身的BAT大廠們,擁躉其中。

與NFT中國上線僅間隔一個多月時間,阿里巴巴便發售了4款支付寶付款碼皮膚NFT,騰訊緊隨其后,于當年8月推出了幻核NFT交易平臺及相關的NFT內容作品。 

技術碰撞

NFT熱潮下,除了互聯網巨頭涌動,不少在區塊鏈領域有相關積累的平臺也嶄露頭角。2022年1月中旬,樹圖區塊鏈研究院就上線了淘派數字藏品NFT平臺。

淘派上線短短不到10天,被稱為“中國新銳NFT加密藝術家”的朱柒燃就在該平臺上售出了15版限量的《A Waman Makes A Plan》,當然,其價格并非“高不可攀”,“每一幅1000元人民幣。”

朱柒燃曾在去年5月成為首位在宋洋美術館舉辦個展的NFT藝術家。之所以對NFT加密藝術產生興趣,還要回溯到她在美國留學期間,特別是2020年遭遇疫情,隔離上網課時,在教授的帶領下接觸到了這一全新的藝術創作形式。

后來,朱柒燃仿制了一個時下流行的“人類高質量男性”的自拍照片,發到朋友圈后受到友人喜歡,“于是我幫他mint上鏈,再由他收藏。”

這樣一個過程,讓朱柒燃發現了作品的價值,在審美與信息量之外,還有了“連接”的新維度?;贜FT技術上鏈的數字作品,在某一刻成為了連接的介質,“當我將其鑄造上鏈,然后由藏家收藏后,一個在過去刷一下就可能忘記的創作,會轉變成為我們共同的記憶并且永遠存在。”

在收藏NFT藝術品的過程中,“個人淺薄的理解,這個形式很酷。”楊鳴覺得,派生于區塊鏈的NFT技術,將其不可分割、不可代替、獨一無二的特點融入了藝術品領域,讓特定的藝術資產可以被確權,并通過相關技術進行溯源和驗證。

如今,NFT已然成為藝術圈的熱詞。這一新技術的跨界,讓“藝術領域有了一次思想迭代”。談及NFT對于藝術創新的價值以及帶動產業進入到的全新維度,朱柒燃予以肯定,但深入創作數字藝術品至今,她日漸覺得,加密藝術只是NFT應用很小的一部分。

“藝術的發展歷史經由平面到立體,我們對藝術品的收藏與欣賞,也受時代、地域、文化、科技發展、社會共識等因素所影響。”朱柒燃并不懷疑,文化與藝術實現“NFT化”是包括她在內的所有創作者的福音,還是新時代藏家的必然選擇,“NFT為藝術作品確權上鏈,保證了作品歸屬作者的原創性,也由上鏈行為,讓作品充滿儀式感,且永恒地記錄在了互聯網空間里。”

不難想象的是,“只要區塊鏈生態永遠存在,一切上鏈的作品也將永續長存。”朱柒燃深知,自身受益于NFT技術進行著藝術創作的再升級,“NFT技術并沒有好壞之分”,她認為關鍵的一點是,經由技術創新,在文化設計領域的創作者與消費者們會如何使用,并設計出怎樣的新玩法。

在國內某投資公司擔任董事長助理的于蒙,本職工作之外,“近半年所有的業余時間都在接觸NFT”。不單單投入熱情,經過悉心研究,他發現這個領域“并沒有那么神秘、高深。”

在接受經濟觀察報記者采訪時,于蒙講到,NFT本身能夠很好地封裝數字內容,在不需要任何認證機構的情況下,對打包好的數字內容進行確權,加之NFT本身的流動性很高,也就讓數字藝術品的證偽“幾乎零成本”。

上述確權、流轉的價值之外,于蒙認為,藝術品上鏈并沒有改變其藝術品的本質,NFT藝術品長什么樣子,以怎樣的形式出現并不是最重要的,“重要的是它背后所代表的商業邏輯。”

一個不容忽視的現實是,當前市場中,絕大部分人購買NFT藝術品,并非為了藝術收藏或趣味欣賞,反之,他們中的大多數是將藏品視為一種數字資產的投資。

“所有的商業玩法都是商家自行去施展的。”縱使當前NFT數字藏品領域被炒得火爆,于蒙依然“觀摩”出了一些跡象:各個NFT項目的白名單要求越來越苛刻,有的新項目價格開始高得不合理……類比金融市場,他認為當下的NFT市場正處于牛市,“牛市意味著更高的風險和成本。”他建議相關NFT項目方要“止盈”,而對于個人投機者而言,則要避免承擔過高風險。

在接受記者采訪的過程中,張茹馨、朱柒燃都曾提及一個詞匯——新紀元,之于她們這樣的數字藝術設計師、創作者來說,NFT與文化藝術領域發生碰撞后,使得審美變得更為自由開放,選擇也愈加豐富多樣,尤其是NFT藝術品創作和收藏的出現,觸動了藝術創新步入一個新紀元。

不可否認,NFT為數字世界帶來了全新的元素,讓數字藝術、數字內容得以被高效確權,甚至跨平臺流轉、交易,但“不是所有的藝術品都要進行NFT標識”,于蒙始終覺得,那些在線下經歷時間洗禮的古董類實體藝術品,擁有著無法被電子代碼取代的細節和意義。

(受采訪對象要求,文中楊鳴、于蒙為化名)

版權聲明:以上內容為《經濟觀察報》社原創作品,版權歸《經濟觀察報》社所有。未經《經濟觀察報》社授權,嚴禁轉載或鏡像,否則將依法追究相關行為主體的法律責任。版權合作請致電:【010-60910566-1260】。
TMT新聞部記者
長期關注并報道TMT領域的重大事件,時刻保持新聞敏感,發現前沿趨勢。擅長企業模式、人物專訪及行業深度報道。
重要新聞線索可聯系qianyujuan@eeo.com.cn
微信號:EstherQ138279
爆巨JAⅤ杏美月_灵狐者色视频_天天干国产_院长胯下的护士 不要h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