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 id="6q00u"></tr>
<rt id="6q00u"></rt>
<tr id="6q00u"><xmp id="6q00u">
<tr id="6q00u"><xmp id="6q00u"><tr id="6q00u"></tr>
<rt id="6q00u"></rt>
<rt id="6q00u"></rt>
<rt id="6q00u"></rt>
<tr id="6q00u"><xmp id="6q00u">

毯藝無界——地毯與信仰(二)

中國古毯藝術2022-06-29 08:31

對生與死的探尋一直是人類永恒的主題之一。 從原始洞穴里的壁畫、戈壁巖畫、陶器及青銅器上神秘的符號到繪畫,人類通過不同形式表達本土文化的自然信仰。


在描繪宗教題材的繪畫里,毯子或鋪、或掛,好似一方凈土,烘托了神圣莊嚴的氛圍,而成為圣潔與虔誠的象征。

都督夫人太原王氏供養像,莫高窟第130窟。原作作于

唐開元、天寶年間,此畫為上世紀50年代的臨摹作品。

《祈禱者》,Gerome (1824~1904)

《姨母育佛圖》局部,元代王振鵬,波士頓藝術博物館。

坐臺下的纏枝花紋飾地毯很可能是當時的實物。(下圖為細節)

《呂洞賓》,清代顧見龍,波蘭國家博物館。

呂祖所坐的地毯,其八瓣式幾何圖案是康熙時期的一種設計。


制作于1800年左右的一塊新疆葉城古毯,曾數次出現在蘇富比和佳士得的拍賣會上。此毯配色極為罕見,蘊涵著驚人的和諧;經過二個世紀的歲月侵蝕,紅色的大地依然色彩飽滿而醇美。地中的三個圓形夔紋源自佛教傳統,象征“三世”:過去,現在,未來。


新疆 葉城古毯,現存于意大利私人收藏。

半山染織2014年作品,原作為新疆葉城古毯。


在羅馬天主教堂,按象征性的習俗,昂貴的東方地毯被鋪設在教堂的祭壇前而成為儀軌陳設的一部分; 在主教或教皇的葬禮上,遺體會被放置在一塊地毯上。

《最后的晚餐》,Ambroisius Francken,比利時安特衛普皇家藝術博物館。畫中耶穌背后懸掛的紡織品,是出自埃及的馬穆魯克地毯。

《圣母和圣嬰與教士范德帕勒》,Jan Van Eyck (1385~1441)。Van Eyck是西方的“油畫之父”。文藝復興時期的許多宗教畫都清晰地描繪了圣人或圣母腳下的地毯,烘托了圣潔的氣氛。


從古代墓穴出土的地毯殘片可知,地毯與 一些珍貴的器物會被作為隨葬品。

帕茲拉克(Pazyryk)地毯,1949年出土于西伯利亞阿爾泰山區帕茲拉克山谷墓地。這塊地毯織作于公元前5~4世紀,現藏于圣彼得堡的和米塔日博物館。


從古至今,人類的信仰源于追求善與愛的理想狀態,而這些具有祥和寓意的手作器物自然為人們所珍愛。在某些特定的環境中,人們用各種手作器物,包括地毯來營造寧靜圣潔的氛圍,強化內心的虔誠,從而提升內在的精神狀態。(未完待續)


本文內容選編自

《步步生蓮——重現中國古毯》一書


www.caravanclassics.com.cn

Where tradition reincarnate

版權與免責:以上作品(包括文、圖、音視頻)版權歸發布者【中國古毯藝術】所有。本App為發布者提供信息發布平臺服務,不代表經觀的觀點和構成投資等建議
爆巨JAⅤ杏美月_灵狐者色视频_天天干国产_院长胯下的护士 不要h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